无醇啤酒

20190101

死蠢十五题

*看过凌晨三点的就当是一个小番外

*没看过的人设了解一下

*年上总裁罐x年下学生眨






1 风太大我听不清

朴志训喜欢打游戏,众所周知的事情。偏偏赖冠霖并不擅长,也不会把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上。

所以当他出差回家,看到朴志训戴着耳机嘴里嘟嘟囔囔,就知道,他又被无视了。

男朋友和游戏哪个更重要?

简直可以发去吐槽君投稿。不过赖冠霖不会这么干,对付小朋友,他向来有自己的一套方法。

朴志训突然发现游戏里的人物卡住不动,打开房间门,见赖冠霖一本正经坐在沙发上看财经杂志,不远处是灭了灯的路由器,还用推理破案么,犯人就差写在脑门上。

生气了?那就哄哄吧。

朴志训坐上赖冠霖的大腿,难得一见撒娇起来:“哎呀,我的宝贝霖霖怎么还生气了呢?我看看,是那个家伙惹的?”

赖冠霖把人抱起来,放在一边,继续看杂志,一本正经地说:“风太大我听不清。”

好话不说二遍。

重新打开路由器,朴志训头也不回进了房间。

 

 

 

2 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

大学生难得从山里出来,放假才一个半月,赖冠霖想着带他出去转转,偷摸的订了机票,准备弄个惊喜。

朴志训一大早上,连哄带骗从床上被拖出来,怀里还抱着个熊。

这小孩有起床气,好不容易刚放假,自然是想睡个自然醒。结果被人硬生生从被窝里拽出来,肯定是没什么好脸色。

“你放我回去,你不能把我和我的床分开!”小孩手扒着车窗,满脸的苦大仇深。

赖冠霖被他逗的想笑,却又怕不小心露馅,只顾着开车。朴志训见这位不理他,干脆抱着抱枕打瞌睡。

再一睁眼睛,到了机场。

小机灵鬼特会看眼色,也不用多解释什么,就明白这是要出去旅游,吧唧在赖冠霖脸上亲了一口。

也不困了,拉着赖冠霖兴致冲冲。

赖冠霖逗他,“还困么?”

“不困,精神,特别精神。”朴志训睁大了眼睛,就差一蹦三尺高。“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,冲啊!”

中二宝贝真的就很可爱。

 

 

 

3 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

其实每次朴志训进山之前,最舍不得的都是赖冠霖,总是担心小孩吃不饱穿不暖,这么可爱,挖矿去不会被山里人给拐卖了么。

尤其这次还要出国。

朴志训倒是没想那么多,一边收拾行李,还感慨着学校终于肯大放血走出国门搞科研,同样是挖矿,出国挖和在国内完全是不一样的心情。

明天一早从学校出发,朴志训也就在宿舍住了。赖冠霖放心不下,非要跟他视频,就看见他用手机在查攻略,吃的玩的,一样不差全都记在手机上。“我看他们说,一定要去湖边看一次日出,到时候我给你发视频,啊不行,有时差的……”

赖冠霖看朴志训心思全放在出去玩上,有点儿吃醋,“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……”

“爱过。”朴志训突然凑到镜头前,笑嘻嘻的样子让人没有脾气,“我知道你担心我啦,没关系,我都是成年人了,能照顾好自己。”

刚回寝室,朴佑镇就听到这么一句话。

卧槽,这日子没法过了,室友跟野男人成天秀恩爱,单身狗只能自抱自泣。

 

 

 

4 每天都被自己帅醒

自从某次朴志训趁着赖冠霖醉酒,得知当初能同意婚事,是因为他那张脸,便越发仗着脸的优势为所欲为。

反正不管什么事惹生气了,撒个娇卖个萌,peace。

但这招只适用于赖冠霖一个人,朴佑镇面前,他室友还是那个当年和他拳打脚踢,穿着粉红色运动服,踏平整层宿舍楼的训哥。

喊破嗓子朴志训也丝毫没有起床的意思,朴佑镇随手抓起镜子,就要上手。也不知道是什么灵异故事,朴志训突然睁开眼睛,语气却还像是没睡醒。

“嗯,今天也是帅气认真工作的朴志训。”

对着镜子自言自语后,扑腾一声又躺在床上。

除了霖哥,看来是没人能治得了这位了。

 

 

 

5 放开那汉子

人长大后突然变好看是一种什么体验?知乎上如果有这么一道题,朴志训一定会被邀去答题。

不是说小时候丑,但的确是算不上好看。在赖冠霖的印象里,朴志训小时候就跟个小土豆似的,脸上肉嘟嘟,脸颊上还有两坨高原红,要是说一个词来形容,最多也就是可爱,是叔叔阿姨喜欢的类型。

大概是初中吧,才有些长开的趋势。

所以在商场刷卡签字时,被小学同学认出来,还是挺尴尬一件事。女生,小学同桌,拉着朴志训就不放手。“天啊,我还记得你小时候没带作业,坐在我旁边就开始哭,特别凶,老师都相信你写了,你还接着哭。”

赖冠霖心里翻白眼了,他现在也哭,经常被我在床上弄哭,抽抽搭搭眼角通红,特别好看。

妹子还在爆料,“还有一次是去食堂打饭,你去上厕所回来,喜欢的菜就没了,一边吃着米饭一边哭。”

行了行了,说几句得了。

脸上笑嘻嘻,心里mmp,就是现在赖冠霖的心理真实写照。

 

 

 

6 嘤嘤嘤

赖冠霖最近发现自己的家庭地位直线下降。

金字塔顶端的自然是朴志训,宠上天的小宝贝,说是呼风唤雨也不为过。第二名居然是蜂窝煤,这才是赖冠霖不愿意面对的事实。

而此时,蜂窝煤正坐在朴志训怀里,在赖冠霖看来,伸舌头都是在嘲讽。

朴志训被盯着看了有一会儿,也明白事怎么一回事。

“蜂窝煤,来伸手。”

吉娃娃叫了一声后,乖乖把爪子放在朴志训手上。“真乖。”在脑门上亲了一口,又从抽屉里拿出一袋零食。

尾巴接着摇起来,有了零食做诱惑,让干嘛都听话到不行。

朴志训又拿出一块零食,放到赖冠霖面前,像逗蜂窝煤一样的语气,说:“赖冠霖,来给我撒个娇。”

经过一番心里斗争,赖总裁还是屈服了。

“嘤嘤嘤。”

家庭地位恢复,和朴志训平起平坐了。蜂窝煤只能睡客厅的狗窝,而他赖冠霖,可是能光明正大和朴志训躺在一张床上的男人。

 

 

 

7 嘿,你的益达

“嘿,是你的益达。”

“不好意思,我刚才站在这拿的是冈本。”

 

 

 

8 能比我脸黑的只有我自己

朴志训最近沉迷一款抽卡游戏,你与四个野男人。他倒不是觉得里面这四个男人有多苏,他家里那个反正跟谁比都是最苏的,他就是单纯喜欢抽卡。辛辛苦苦攒一堆钻石,一到1800赶紧抽个十连,出货了,分享到朋友圈秀一波。

“又玩上什么游戏了?”赖冠霖拿着出了一个SR的朋友圈,去问朴志训。

糟了,忘记屏蔽他了。朴志训没办法,只好打开游戏给赖冠霖讲了个大概。

赖冠霖知道他就是无聊喜欢抽卡,给他随手氪了648。朴志训一高兴,在脸上吧唧一口,又把手机递给他,让他也来抽一次。

李泽言SSR。

行吧,赖总裁抽李总裁,没毛病。

不过这应该就是走上了通往欧洲的康庄大路吧,朴志训想着蹭欧气再抽一发,结果还是保底SR,绝望。

 

 

 

9 然后就没有然后了

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,起因和过程都发生在微博。

首先是赖冠霖难得一见的更新了。

蜂窝煤的亲爸:仿佛一个养蛙游戏里的老父亲,小家伙和朋友出去玩了一天,回家还知道给我买件夹克,可能这就是养成系的乐趣。

然后是朴志训,po了张他拍的赖冠霖。

你训哥我没有在怕的:好看吧,这男人我的。

然后是朴佑镇,字里行间透露着绝望。

五金大佬不太凶:谁看见我上星期买的夹克了,号买大了,刚买的都没怎么穿,放寝室里还能长腿跑了怎么的。

 

 

 

10 垂死病中惊坐起

朴志训进山挖矿第一天的赖冠霖:宝贝不在家,晚上干脆在公司多加会儿班吧。

朴志训进山挖矿第二天的赖冠霖:抱紧怀里的蜂窝煤,儿子啊,漫漫长夜,只能是咱爷俩相依为命了,惨。

朴志训进山挖矿第三天的赖冠霖:加油,赖小葵,恭喜你熬过了一大半,还有两天小训就要回家了呢,等他回家了,可得好好开荤,分居两地一定是造成婚姻失败的最大原因。

朴志训进山挖矿第四天的赖冠霖:山里为什么没有信号?为什么?信号塔修一个要多少钱,要不干脆我投资修一个算了,钱又不重要,给我听听孩子声音,看看小脸,才是最重要的。

朴志训进山挖矿第五天的赖冠霖:废了。

门口穿了钥匙开门的声音,赖冠霖躺在床上一蹦三尺高,“小训啊你等着,我给你开!”

一回家就结结实实被人抱了个满怀,朴志训发誓,这是他见过赖冠霖最幼稚的一次。

 

 

 

11 向着夕阳一路狂奔

狂奔?赖总裁的人生里怎么会出现狂奔这种运动状态?这是不符合常理的。

当然这是在他单身的时候,这一次从和朴志训在一切后,就变得不一样起来。赖冠霖不再是那个时刻保持淡定的赖总裁。

比如朴志训刚洗完澡没擦干头发的时候:“朴志训你给我回来吹头发!”手里拎着吹风机,恨不得能绕着客厅跑五圈。

再比如朴志训光脚在厨房做饭的时候:“朴志训你给我穿上拖鞋,厨房地砖凉!”要不是忌惮朴志训手里的菜刀,估计也要追着给穿鞋。

最可怕的还是朴志训去超市买了冰淇淋自己独吞的时候,赖冠霖能在他身后追着一路跑回家。

冰淇淋也化了,俩人坐在沙发上气都喘不匀,图什么呢。

 

 

 

12 No law to see 不能直视

每次朴佑镇眼前同时出现这两口子,他都想着,我他妈能不能把兜里的墨镜掏出来。

 

 

 

13 自挂东南枝

赖冠霖说,朴志训用微波炉做的烤地瓜,没有小区楼下大爷卖的好吃。

 

 

 

14 打开的正确方式

朴志训的微博提醒在iPad上跳出来,赖冠霖也没想故意看的,可iPad就那么明晃晃放在沙发上,低头找遥控器换台的功夫,几个字就印在脑海。

“训哥,你又上学校吐槽君了。”

这个吐槽君,赖冠霖也一直关注的,无非就是发一些学校里发生的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。朴佑镇之所以用又这个字,是因为,朴志训不是第一次上吐槽君,这也是赖冠霖关注这个账号的原因。

上一次是有个女生跟他表白。

赖冠霖点进主页刷新,果不其然,依旧是表白。

也没多想,赖冠霖用自己的号在下面回复:

“别想了,朴志训有男朋友的。”

然后又用朴志训的号,把朴佑镇那条评论也删掉,iPad按照之前的位置放好。一切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,完美。

 

 

 

15 身高差是会呼吸的痛

周末,朴志训喊着要大扫除,赖冠霖说找个小时工算了,也不贵。从小艰苦朴素的小朴可不乐意了。

“过日子不就是要干这些小事么,做清洁也没多累。”

不是赖冠霖不愿意,而是在他前二十多年的认知中,实在是没有关于家务的丝毫分量。从小都是看着家里阿姨做家务的,自己一手没伸过,不是夸张,在国外上学那几年,才学会怎么用洗衣机的。

朴志训把洗好的抹布塞到赖冠霖手里,自己先示范着怎么擦窗户。

都是光脚站在地板上,朴志训看着擦出来完全不同高度的两条痕迹,心真的好痛。

晚上应该坚持喝牛奶的。


评论(16)

热度(432)